自然资讯
自然资讯当前位置: 主页 > 工作动态 > 自然资讯 >     

稀土出口工作会议召开,应坚持规范稀土出口

时间:2011-07-11 08:59来源:新华网 点击:

全国稀土出口工作会议召开

   稀土国内生产消费和出口将同步管理

记者从商务部获悉:7月6日,全国稀土出口工作会议在内蒙古包头召开。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钟山在会上做了《认真贯彻国务院决策部署,切实做好稀土出口管理工作》的主题报告。报告指出,稀土是不可再生的重要战略资源,完善稀土出口管理工作,对保护资源和环境,推动行业转型升级,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。

钟山表示,几年来,稀土出口管理措施不断完善,管理效果日益明显。《若干意见》对稀土出口工作提出了新的目标和任务,商务部将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及世贸规则,继续完善稀土出口管理,加强监督检查,做好贸易政策与产业政策的衔接,将稀土环保标准和即将出台的行业准入标准纳入出口企业资质条件,对稀土初级产品的国内生产消费和出口实施同步管理,配合相关部门严厉打击非法出口行为,同时,加快行业转型升级步伐,积极开发高端应用材料。

钟山说,出口是稀土管理的一个重要环节,做好出口工作需要各相关部门、各有关单位的通力合作。各地商务部门要及时反映本地区稀土出口工作中出现的情况和问题,积极提出工作建议;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作为稀土出口企业的行业组织,要充分发挥桥梁、纽带作用,为企业服好务,为政府当好参谋,加强行业自律,积极开展国际交流与合作;各出口企业要依法经营,严格履行社会责任,积极优化产品结构。 

   中国应坚持规范稀土出口

  保护环境,规范出口已刻不容缓

有一个事实,中国的稀土很便宜。据统计,1990年至2005年,中国稀土出口量增长了近10倍,但价格却下降了50%。虽然从1998年开始,国家启动稀土产品出口配额制度,但中国稀土低价出口的局面并没有得到根本扭转,当前出口平均价格仅为1990年的六成左右——稀土原本比黄金还珍贵,最终却卖了个土豆价。

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主任赵玉敏认为,在中国,开采稀土的劳动力成本和环保成本比较低,再加上长期过度无序开采,导致产品供过于求,国内企业相互压价、恶性竞争,使我国沦为发达国家廉价的初级产品供应商。“规范出口经营秩序,已经刻不容缓。”赵玉敏说。

“中国加强和完善稀土出口管理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主要出于环境保护的需要。”商务部部长陈德铭说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,在分离稀土的某项工艺中,每开采1吨稀土会破坏200平方米的地表植被,剥离300平方米表土,造成2000立方米的尾砂。正是出于对环境的保护,稀土储量同样很大的美国、俄罗斯和澳大利亚等国至今没有大规模开采稀土。

中国面临的现实则要严峻得多。据了解,国内很多稀土产区“大干快上”,对稀土资源粗放式开采,导致环境严重破坏。目前,国内数十家稀土分离厂的排放绝大多数都超过国家“三废”排放标准,多年的滥采乱挖已经形成许多对人极具伤害性的“稀土湖”。专家认为,从保护环境角度来看,中国限制稀土开采、出口非常有必要。

由于过度开采、利用率低,中国的稀土拥有量正急剧萎缩。据统计,上世纪70年代之前,中国稀土储量占世界储量超过90%;1996年则下降到43%;而据美国国家地质调查局最新统计,2009年中国稀土储量占世界比重已下降到31%。如再不进行有效控制,未来中国将面临稀土枯竭的风险。

因此,严把行业和环境准入标准,合理确定年度稀土开采总量和出口配额,坚决打击非法开采和超控制指标开采等各类违法违规行为,提高产业集中度,加快稀土关键应用技术研发和产业化。这些措施的出台,可谓恰逢其时。

限制出口,符合国际规则和国内法

2011年中国第一批稀土出口配额为14446吨,较2010年第一批配额减少11.4%。2010年,中国稀土出口配额同比下降39%,同时增加了15%—25%的关税。正是这一系列数字上的变化,被舆论解读为中国正通过减少配额、增加关税限制稀土出口,并引起西方强烈关注,指责中国的做法不符合国际规则。这是否有道理?

根据联合国《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宣言》第四条第5款,“每个国家对自己的自然资源和一切经济活动拥有充分的永久主权。为了保卫这些资源,每个国家都有权采取适合于自己情况的手段,对本国资源及其开发实行有效控制。任何一国都不应遭受经济、政治或其它任何形势的胁迫,以至不能自由地和充分地行使这一不容剥夺的权利。”

“显然,依据联合国的规定,中国对稀土出口的限制无可厚非。”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说,保护包括稀土在内的资源是一个国家应有的经济主权。 据了解,西方国家会援引一些世贸组织相关条款来指责中国,例如《关贸总协定》第十一条规定的“普遍取消数量限制”等。但周世俭认为,世贸组织的条款都有例外规定,例如,《关贸总协定》第二十条“一般例外”明文规定:“缔约方可以为某些特定目的而限制进口或出口。”

中国的做法既没有违背国际规则,也没有违背入世承诺。实际上,中国采取的管理措施并非仅针对稀土出口,而是在开采、生产和出口三个环节并行实施,并且将对稀土初级产品的国内生产消费和出口实施同步管理。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表示,中国所采取的稀土出口配额限制措施,是按照世贸组织规则而制定的,也有充分的国内法依据,即《矿产资源法》和《对外贸易法》。

据了解,几乎是所有WTO成员都存在限制资源性产品出口的行为,许多发达国家对本国具有战略意义的资源更是倍加珍惜。一些国家拥有极其丰富的石油资源,但从不轻易开采,同时还对其国内的稀土矿、木材限制出口;为保护资源,一些国家关闭了国内所有生产型煤矿,并限制可再生木材出口;有些国家甚至连绿宝石也限制出口。“很多事实表明,一些国家采取多种手段保护自身利益,却要求别国放弃应有的自主权,完全没道理。”周世俭说。

加强合作,各国应共同开发稀土

对西方个别企业和媒体大肆炒作中国稀土出口,陈德铭表示非常遗憾。

“与一些同样拥有丰富稀土资源却不开采的国家相比,中国现在是以31%的储量提供了全球90%以上的稀土供应,为世界稀土市场的供应和稳定作出了巨大贡献。那些稀土储量丰富但不开采的国家,有什么理由指责中国稀土的出口管制呢?”陈德铭说。

此言可谓一语中的。西方国家抱怨中国限制稀土出口,一个理由就是此举会使其许多产业受到影响,并进而威胁其经济和国家安全。但实际上,这种论断完全站不住脚。其他国家不是没有稀土资源,只不过“雪藏”罢了。据周世俭介绍,1986年以前,美国稀土产量居世界首位,其次是法国。后来中国的稀土产量上来了,价格又便宜,这些发达国家就关闭了自己的矿山。

“中国稀土以高产量、低价格满足了全球稀土市场。”美国稀土资源研究权威、杰克·利夫顿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杰克·利夫顿说:“如此低价的稀土几乎让所有外国矿商停产,并让中国成为过去十年间世界唯一的稀土供应国。”

随着中国加强和完善稀土出口措施的出台,情况悄悄发生着变化。据美国《洛杉矶时报》报道,为弥补中国稀土出口减少带来的缺口,美国钼矿公司正投入5亿多美元对其2200英亩的矿区设施进行重建和翻新,计划生产出满足需要的稀土。周世俭认为,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。世界稀土供应应由各国共同承担,而不应由中国独力支撑。

“中国希望与各国开展稀土开采、加工中的环保技术合作,欢迎向中国提供相关技术支持,提高稀土资源利用效率。”陈德铭说,同时,从保持世界市场稳定的角度考虑,其他拥有稀土资源的国家要允许国内开发,共同承担全球稀土供应的责任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